隱瞞病情邊化療邊上課,希望能被南京高校錄取 
18歲抗癌少年忍著病痛完成高考
對于安徽18歲的高三學生李銘來說,今年的高考更加不同尋常且刻骨銘心。因為就在踏入考場的前一天,他才剛剛從腫瘤科病房出院。和癌癥抗爭了一年多的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想要參加高考的愿望。2022年6月7日一早,輸完營養液,打了止疼針,坐在輪椅上的李銘,被監考老師推進了隔離考場。在多方關愛下,李銘在“一個人的考場”完成了四門課的考試。高考后,李銘回到了醫院進行治療,他希望自己能被南京的高校錄取,以后想學信息工程類的專業,還想考駕照……

隱瞞病情邊化療邊上課,希望能被南京高校錄取 
18歲抗癌少年忍著病痛完成高考

來源:揚子晚報2022-06-18

對于安徽18歲的高三學生李銘來說,今年的高考更加不同尋常且刻骨銘心。因為就在踏入考場的前一天,他才剛剛從腫瘤科病房出院。和癌癥抗爭了一年多的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想要參加高考的愿望。2022年6月7日一早,輸完營養液,打了止疼針,坐在輪椅上的李銘,被監考老師推進了隔離考場。在多方關愛下,李銘在“一個人的考場”完成了四門課的考試。高考后,李銘回到了醫院進行治療,他希望自己能被南京的高校錄取,以后想學信息工程類的專業,還想考駕照……

紫牛新聞記者 于丹丹 許倩倩

在他心里高考比命重要

“偷聽”到病情,瞞著家人報名器官捐獻

在南京市第二醫院腫瘤科病房,每天都上演著人生的悲歡離合,而李銘稚嫩的面孔在這一以中老年患者為主的病區,顯得有些特別。結束了高考的他,再次回到醫院接受治療。記者眼前的李銘,戴著眼鏡,頭發有些自來卷,除了看上去蒼白和瘦弱一些,和普遍的高中生并沒有什么區別。

2021年,還在上高二的李銘發現自己經常拉肚子,因為課業繁重,他也沒有重視。后來癥狀持續加重,李銘出現了發熱、消瘦等癥狀,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便托姨媽帶李銘去醫院。在縣城的醫院做了腸鏡檢查后,醫生診斷他患了直腸癌。緊接著,李銘就在安徽蚌埠的一家醫院完成了手術。

“當時我都崩潰了,根本不敢相信,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說。”李銘媽媽告訴記者,一開始家里人都對孩子隱瞞了病情,跟他說只是良性的瘤子。直到有一天,媽媽在李銘手機微信中看到了他自愿捐獻器官的證書。“最早醫生跟他姨媽說話的時候他就‘偷聽’了,但是他不說,一直配合我們‘演戲’。”李媽媽哽咽著說,孩子從小就很懂事,生活和學習從來不用家里人操心。“我們家里是農村的,他考上的是縣城的重點中學,一個人在學校附近租房子,自己燒飯洗衣,從不麻煩家里。”在李媽媽印象里,孩子平時唯一愛好就是打打籃球,大部分時間用來看書和做題。

邊化療邊上課,同學不知他患癌

命運在折磨著這個好強的男孩,但這從來都不是他放棄高考的理由。患病之后,“高考”甚至成為了支撐他唯一的精神支柱,這個堅強的大男孩用“倔強”對抗著病魔。

手術后,李銘在當地醫院接受了六個療程的化療。李媽媽說,“我擔心他身體吃不消,讓他跟學校請假休息兩天,但是轉頭他就已經騎上自行車走了,攔都攔不住!我問他‘命重要還是高考重要?’他想都不想就說:‘我要高考’”。

“他說自己能堅持,邊治療邊上學。他還答應我,等高考結束后一定好好聽話接受治療。”李銘的姐姐李燕告訴記者,“弟弟經常說,上學讓他更快樂一些,只有在學校里,他才感覺自己和其他同學一樣。”

今年剛剛大學畢業的李燕說,她特別能理解弟弟的選擇,弟弟從小特別好強。周圍同學只知道他身體不好,經常要請假掛水,甚至在高考結束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得的是癌癥。“他盡量讓自己不落下功課,每次考試都參加,就是為了讓大家平等地對待他。”李燕說。

一邊化療一邊上學,李銘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然而面對記者,他也不愿意多說,“第五次化療的時候特別難受,怕自己堅持不下來了。”李銘淡淡地說,“那時候天已經很冷了,覺得惡心難受,手腳冰涼,但好在都挺過去了。”

走進“一個人的考場”

無論如何不愿耽誤高考,再難受也一聲不吭

然而,最讓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到一年時間,李銘的腫瘤復發了,“他肚子疼,忍著不說,怕我們又把他送去住院。”李媽媽說,腫瘤在孩子的腹腔內轉移,導致腹水和感染,掛水、吃藥都沒辦法緩解疼痛,后來還出現了腸梗阻。因為病情嚴重,當地醫院已經束手無策,建議他們到南京治療。李燕回憶說,那時候,弟弟已經疼得站不起來了,但是他不愿意去南京,“馬上就要高考了,他怕趕不回來。”

“他是5月19日那天被120急救車送來的。”南京市第二醫院腫瘤科副主任醫師王清波清晰地記得,那一天的李銘躺在擔架上,身體蜷成一團。“我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他太年輕了!”入院后,醫生立即給予李銘止痛、胃腸減壓、抗炎抑酸等對癥處理,他的疼痛很快得到緩解。然而,李銘多次表示,他想早一點出院,“無論如何都不能耽誤了高考。”

為了給李銘“圓夢”,南京市第二醫院的醫療團隊組織了多次MDT多學科會診。王清波說,要想辦法能控制住他的病情,減輕疼痛,也要考慮到副反應輕一些。“我們幾乎是天天掐著手指頭,算用藥的劑量,算藥物在患者體內代謝反應的時間,這樣才能讓他在考試的時候保持一個相對平穩的體力和精神狀態。”

在住院十多天的過程中,李銘表現出的堅強和勇敢也感動了病區的醫護人員。腫瘤科護士長徐晶晶回憶說,住院期間,她對李銘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哪里疼要告訴我們,不要忍!”她說,小伙子太讓人心疼了,“他和一般的病人不一樣,他在治療期間再難受,都一直忍著,一聲也不吭。”

多方接力為他圓夢,他說“來了,就全力以赴”

在病房外,身邊的所有人都在盡全力幫助這名堅強的“追夢男孩”。李燕告訴記者,弟弟所在學校的老師和校長得知他要回來參加高考,也積極和當地教育部門進行了溝通,申請為他設置了隔離考場。

6月7日早上,李銘說,他感覺好多了,坐著輪椅的他被推進了“一個人的考場”。為了他能堅持下來,考場還專門為他換了一張軟的椅子。“上考場前我還跟他說,這個考試,我們重在參與,如果身體堅持不了就不要做了。”李燕說,但是弟弟說,既然來了,他一定會全力以赴的。“第一天下午,因為疲勞,可能還有點藥物反應,我感覺特別困。”李銘回憶說。也許是對高考強烈的信念給了他力量,考試的那兩天,他沒有出現無法承受的疼痛和嘔吐癥狀,堅持考完了所有科目。

姐姐李燕回憶說,李銘考完試那天晚上,他的同學、老師都來看他,“那一晚,我看他笑了很多次,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開心了。”

當記者問起還有什么想要實現的夢想時,李銘認真思考了一會兒說,他希望自己能被南京的高校錄取,以后想學信息工程類的專業,還想去考一個駕照……(文中李銘、李燕為化名)

首頁 | 新聞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專題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內
站內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隱瞞病情邊化療邊上課,希望能被南京高校錄取 
18歲抗癌少年忍著病痛完成高考

2022-06-18 08:10:34 來源:

對于安徽18歲的高三學生李銘來說,今年的高考更加不同尋常且刻骨銘心。因為就在踏入考場的前一天,他才剛剛從腫瘤科病房出院。和癌癥抗爭了一年多的他,從來沒有放棄過想要參加高考的愿望。2022年6月7日一早,輸完營養液,打了止疼針,坐在輪椅上的李銘,被監考老師推進了隔離考場。在多方關愛下,李銘在“一個人的考場”完成了四門課的考試。高考后,李銘回到了醫院進行治療,他希望自己能被南京的高校錄取,以后想學信息工程類的專業,還想考駕照……

紫牛新聞記者 于丹丹 許倩倩

在他心里高考比命重要

“偷聽”到病情,瞞著家人報名器官捐獻

在南京市第二醫院腫瘤科病房,每天都上演著人生的悲歡離合,而李銘稚嫩的面孔在這一以中老年患者為主的病區,顯得有些特別。結束了高考的他,再次回到醫院接受治療。記者眼前的李銘,戴著眼鏡,頭發有些自來卷,除了看上去蒼白和瘦弱一些,和普遍的高中生并沒有什么區別。

2021年,還在上高二的李銘發現自己經常拉肚子,因為課業繁重,他也沒有重視。后來癥狀持續加重,李銘出現了發熱、消瘦等癥狀,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便托姨媽帶李銘去醫院。在縣城的醫院做了腸鏡檢查后,醫生診斷他患了直腸癌。緊接著,李銘就在安徽蚌埠的一家醫院完成了手術。

“當時我都崩潰了,根本不敢相信,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說。”李銘媽媽告訴記者,一開始家里人都對孩子隱瞞了病情,跟他說只是良性的瘤子。直到有一天,媽媽在李銘手機微信中看到了他自愿捐獻器官的證書。“最早醫生跟他姨媽說話的時候他就‘偷聽’了,但是他不說,一直配合我們‘演戲’。”李媽媽哽咽著說,孩子從小就很懂事,生活和學習從來不用家里人操心。“我們家里是農村的,他考上的是縣城的重點中學,一個人在學校附近租房子,自己燒飯洗衣,從不麻煩家里。”在李媽媽印象里,孩子平時唯一愛好就是打打籃球,大部分時間用來看書和做題。

邊化療邊上課,同學不知他患癌

命運在折磨著這個好強的男孩,但這從來都不是他放棄高考的理由。患病之后,“高考”甚至成為了支撐他唯一的精神支柱,這個堅強的大男孩用“倔強”對抗著病魔。

手術后,李銘在當地醫院接受了六個療程的化療。李媽媽說,“我擔心他身體吃不消,讓他跟學校請假休息兩天,但是轉頭他就已經騎上自行車走了,攔都攔不住!我問他‘命重要還是高考重要?’他想都不想就說:‘我要高考’”。

“他說自己能堅持,邊治療邊上學。他還答應我,等高考結束后一定好好聽話接受治療。”李銘的姐姐李燕告訴記者,“弟弟經常說,上學讓他更快樂一些,只有在學校里,他才感覺自己和其他同學一樣。”

今年剛剛大學畢業的李燕說,她特別能理解弟弟的選擇,弟弟從小特別好強。周圍同學只知道他身體不好,經常要請假掛水,甚至在高考結束前,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得的是癌癥。“他盡量讓自己不落下功課,每次考試都參加,就是為了讓大家平等地對待他。”李燕說。

一邊化療一邊上學,李銘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然而面對記者,他也不愿意多說,“第五次化療的時候特別難受,怕自己堅持不下來了。”李銘淡淡地說,“那時候天已經很冷了,覺得惡心難受,手腳冰涼,但好在都挺過去了。”

走進“一個人的考場”

無論如何不愿耽誤高考,再難受也一聲不吭

然而,最讓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不到一年時間,李銘的腫瘤復發了,“他肚子疼,忍著不說,怕我們又把他送去住院。”李媽媽說,腫瘤在孩子的腹腔內轉移,導致腹水和感染,掛水、吃藥都沒辦法緩解疼痛,后來還出現了腸梗阻。因為病情嚴重,當地醫院已經束手無策,建議他們到南京治療。李燕回憶說,那時候,弟弟已經疼得站不起來了,但是他不愿意去南京,“馬上就要高考了,他怕趕不回來。”

“他是5月19日那天被120急救車送來的。”南京市第二醫院腫瘤科副主任醫師王清波清晰地記得,那一天的李銘躺在擔架上,身體蜷成一團。“我當時第一個念頭就是,他太年輕了!”入院后,醫生立即給予李銘止痛、胃腸減壓、抗炎抑酸等對癥處理,他的疼痛很快得到緩解。然而,李銘多次表示,他想早一點出院,“無論如何都不能耽誤了高考。”

為了給李銘“圓夢”,南京市第二醫院的醫療團隊組織了多次MDT多學科會診。王清波說,要想辦法能控制住他的病情,減輕疼痛,也要考慮到副反應輕一些。“我們幾乎是天天掐著手指頭,算用藥的劑量,算藥物在患者體內代謝反應的時間,這樣才能讓他在考試的時候保持一個相對平穩的體力和精神狀態。”

在住院十多天的過程中,李銘表現出的堅強和勇敢也感動了病區的醫護人員。腫瘤科護士長徐晶晶回憶說,住院期間,她對李銘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哪里疼要告訴我們,不要忍!”她說,小伙子太讓人心疼了,“他和一般的病人不一樣,他在治療期間再難受,都一直忍著,一聲也不吭。”

多方接力為他圓夢,他說“來了,就全力以赴”

在病房外,身邊的所有人都在盡全力幫助這名堅強的“追夢男孩”。李燕告訴記者,弟弟所在學校的老師和校長得知他要回來參加高考,也積極和當地教育部門進行了溝通,申請為他設置了隔離考場。

6月7日早上,李銘說,他感覺好多了,坐著輪椅的他被推進了“一個人的考場”。為了他能堅持下來,考場還專門為他換了一張軟的椅子。“上考場前我還跟他說,這個考試,我們重在參與,如果身體堅持不了就不要做了。”李燕說,但是弟弟說,既然來了,他一定會全力以赴的。“第一天下午,因為疲勞,可能還有點藥物反應,我感覺特別困。”李銘回憶說。也許是對高考強烈的信念給了他力量,考試的那兩天,他沒有出現無法承受的疼痛和嘔吐癥狀,堅持考完了所有科目。

姐姐李燕回憶說,李銘考完試那天晚上,他的同學、老師都來看他,“那一晚,我看他笑了很多次,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開心了。”

當記者問起還有什么想要實現的夢想時,李銘認真思考了一會兒說,他希望自己能被南京的高校錄取,以后想學信息工程類的專業,還想去考一個駕照……(文中李銘、李燕為化名)

親愛的用戶,“重慶”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新重慶”客戶端。為不影響后續使用,請掃描上方二維碼,及時下載新版本。更優質的內容,更便捷的體驗,我們在“新重慶”等你!
看天下
[責任編輯: 李輝 ]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精彩視頻
版權聲明:
聯系方式: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60367951
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在互聯網上使用、發布、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華龍網”或“來源:華龍網-重慶XX”。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華龍網”的作品,系由本網自行采編,版權屬華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華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名稱、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聯系郵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
在线视频 立足美利坚 juli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