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煤炭成歐洲能源替代“香餑餑”
印度尼西亞的煤炭突然成了歐洲眼中的“香餑餑”。最近,一些歐洲國家紛紛向印尼提出了進口煤炭的想法,德國更是率先拋出了1.5億噸的大單。

印尼煤炭成歐洲能源替代“香餑餑”

來源:經濟日報2022-06-21

經濟日報駐雅加達記者 陳小方

印度尼西亞的煤炭突然成了歐洲眼中的“香餑餑”。最近,一些歐洲國家紛紛向印尼提出了進口煤炭的想法,德國更是率先拋出了1.5億噸的大單。在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高的背景下,這一來自非傳統市場的巨大需求對印尼煤炭業無疑是一大利好,但卻又并非那么簡單。

長期以來,歐洲的能源主要依靠俄羅斯,在2020年的煤炭進口中,俄羅斯占比50.2%,其他依次是哥倫比亞17.1%、美國15.5%和澳大利亞8.4%。俄烏沖突爆發以來,歐洲加速能源“脫俄”進程,也導致能源危機頻發,且呈愈演愈烈之勢。

歐盟理事會4月份宣布對俄羅斯采取第五輪制裁,從8月份起停止購買、進口或轉運產自俄羅斯或從俄羅斯出口的煤炭。為填補包括煤炭在內的俄能源供應退出留下的缺口,歐洲已研究了各種可能的選擇,包括從美國、中東乃至非洲尋找替代來源,以及重啟核電或發展新能源等,但仍苦無良策。煤炭儲量豐富的印尼因此成為歐洲國家的新目標。

根據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2019年數據,印尼煤炭資源量為1437億噸,儲量為388億噸,可以持續開采到2091年或大約70年以上。2021年,印尼煤炭產量達到6.14億噸,而國內使用量僅為1.33億噸,78%用于出口,是世界上動力煤出口量最大的國家,主要銷往中國、日本、越南和印度。

印尼積極回應歐洲提議。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礦產和煤炭司司長里德萬·德賈馬魯丁6月16日表示,能源和礦產資源部將確保國內產能在年底前保持相對穩定,并進一步提高擁有采礦許可證的煤炭公司的產量目標,以滿足一些非傳統國家的大量需求。他說,“我們的煤炭來源仍然充足,一些大型煤炭企業有相當的儲量。”

到目前為止,歐洲還不是印尼煤炭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一方面是因為運輸距離較遠,成本較高;另一方面,歐洲市場對煤炭質量要求相對較高。發往歐洲市場的煤炭必須使用巴拿馬型和好望角型貨船。因此,印尼迄今對歐洲市場的出口僅有3%左右。

不過,印尼已經開始增加向一些歐洲國家的煤炭出口。印尼煤炭開采協會執行董事亨德拉·西納迪亞透露,這些歐洲國家包括德國、波蘭、意大利、西班牙和荷蘭等。

亨德拉還要求印尼政府在采礦設備方面提供支持,以增加產量,并確保所需的運輸船只。亨德拉表示,歐洲的需求來得比較突然,近期上調的生產目標相對較難實現,因為今年一季度受惡劣天氣影響生產天數減少。同時,受資金影響,上游煤礦的勘探活動也有所放緩。

有關數據顯示,印尼截至今年年中的煤炭產量相對較低,只有2.7178億噸,其中,出口9579萬噸,內銷7265萬噸,另外還履行“國內市場義務”5403萬噸。今年1月份,由于國營電廠庫存告急,印尼實施了一個月的煤炭出口禁令,迫使煤企履行“國內市場義務”,以遠低于國際市場價格的每噸70美元向國家電力公司供煤。當前,國際煤價持續走強,在過去3個月里上漲51.17%。紐卡斯爾洲際交易所6月17日數據顯示,7月份的煤炭期貨價格上漲0.41%,達到每噸346.4美元。

然而,印尼業界也并非沒有“遠憂”。他們擔心,印尼為滿足歐洲需求而大幅提高采煤產量可能導致近期一直居高不下的煤炭價格不穩定。一些上游煤炭開采企業已經開始重新計算長期的市場潛力。

印尼礦業與能源論壇主席辛杰·維達多表示,為實現提產目標,煤企需要增加額外的基礎設施投資和重型設備,因此,不得不考慮未來的市場狀況,包括當前的高價位能持續多久,特別是出口德國市場的運輸成本非常高。

同時,也不是所有的印尼煤企都能達到德國用煤的質量要求。辛杰稱,德國當前對印尼煤炭需求增加,主要是因為南非、哥倫比亞和澳大利亞等國因基礎設施老化、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導致供應不足,如果1.5億噸的供貨要求是在3年以上,從現在開始準備也是可以完成的,但很明顯,“代用煤的質量比較高,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做得到”。

首頁 | 新聞 原創 視聽 | 問政 評論 專題 | 區縣 娛樂 財經 | 旅游 政法 直播 | 文藝 教育 生活 應急 | 房產 健康 汽車 | 取證 鳴家 會客廳 | 萬花瞳 百姓故事 公益 | 信用
  • 站內
站內
分享
新浪微博
微信

印尼煤炭成歐洲能源替代“香餑餑”

2022-06-21 06:34:58 來源:

經濟日報駐雅加達記者 陳小方

印度尼西亞的煤炭突然成了歐洲眼中的“香餑餑”。最近,一些歐洲國家紛紛向印尼提出了進口煤炭的想法,德國更是率先拋出了1.5億噸的大單。在國際市場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高的背景下,這一來自非傳統市場的巨大需求對印尼煤炭業無疑是一大利好,但卻又并非那么簡單。

長期以來,歐洲的能源主要依靠俄羅斯,在2020年的煤炭進口中,俄羅斯占比50.2%,其他依次是哥倫比亞17.1%、美國15.5%和澳大利亞8.4%。俄烏沖突爆發以來,歐洲加速能源“脫俄”進程,也導致能源危機頻發,且呈愈演愈烈之勢。

歐盟理事會4月份宣布對俄羅斯采取第五輪制裁,從8月份起停止購買、進口或轉運產自俄羅斯或從俄羅斯出口的煤炭。為填補包括煤炭在內的俄能源供應退出留下的缺口,歐洲已研究了各種可能的選擇,包括從美國、中東乃至非洲尋找替代來源,以及重啟核電或發展新能源等,但仍苦無良策。煤炭儲量豐富的印尼因此成為歐洲國家的新目標。

根據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2019年數據,印尼煤炭資源量為1437億噸,儲量為388億噸,可以持續開采到2091年或大約70年以上。2021年,印尼煤炭產量達到6.14億噸,而國內使用量僅為1.33億噸,78%用于出口,是世界上動力煤出口量最大的國家,主要銷往中國、日本、越南和印度。

印尼積極回應歐洲提議。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礦產和煤炭司司長里德萬·德賈馬魯丁6月16日表示,能源和礦產資源部將確保國內產能在年底前保持相對穩定,并進一步提高擁有采礦許可證的煤炭公司的產量目標,以滿足一些非傳統國家的大量需求。他說,“我們的煤炭來源仍然充足,一些大型煤炭企業有相當的儲量。”

到目前為止,歐洲還不是印尼煤炭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一方面是因為運輸距離較遠,成本較高;另一方面,歐洲市場對煤炭質量要求相對較高。發往歐洲市場的煤炭必須使用巴拿馬型和好望角型貨船。因此,印尼迄今對歐洲市場的出口僅有3%左右。

不過,印尼已經開始增加向一些歐洲國家的煤炭出口。印尼煤炭開采協會執行董事亨德拉·西納迪亞透露,這些歐洲國家包括德國、波蘭、意大利、西班牙和荷蘭等。

亨德拉還要求印尼政府在采礦設備方面提供支持,以增加產量,并確保所需的運輸船只。亨德拉表示,歐洲的需求來得比較突然,近期上調的生產目標相對較難實現,因為今年一季度受惡劣天氣影響生產天數減少。同時,受資金影響,上游煤礦的勘探活動也有所放緩。

有關數據顯示,印尼截至今年年中的煤炭產量相對較低,只有2.7178億噸,其中,出口9579萬噸,內銷7265萬噸,另外還履行“國內市場義務”5403萬噸。今年1月份,由于國營電廠庫存告急,印尼實施了一個月的煤炭出口禁令,迫使煤企履行“國內市場義務”,以遠低于國際市場價格的每噸70美元向國家電力公司供煤。當前,國際煤價持續走強,在過去3個月里上漲51.17%。紐卡斯爾洲際交易所6月17日數據顯示,7月份的煤炭期貨價格上漲0.41%,達到每噸346.4美元。

然而,印尼業界也并非沒有“遠憂”。他們擔心,印尼為滿足歐洲需求而大幅提高采煤產量可能導致近期一直居高不下的煤炭價格不穩定。一些上游煤炭開采企業已經開始重新計算長期的市場潛力。

印尼礦業與能源論壇主席辛杰·維達多表示,為實現提產目標,煤企需要增加額外的基礎設施投資和重型設備,因此,不得不考慮未來的市場狀況,包括當前的高價位能持續多久,特別是出口德國市場的運輸成本非常高。

同時,也不是所有的印尼煤企都能達到德國用煤的質量要求。辛杰稱,德國當前對印尼煤炭需求增加,主要是因為南非、哥倫比亞和澳大利亞等國因基礎設施老化、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導致供應不足,如果1.5億噸的供貨要求是在3年以上,從現在開始準備也是可以完成的,但很明顯,“代用煤的質量比較高,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做得到”。

親愛的用戶,“重慶”客戶端現已正式改版升級為“新重慶”客戶端。為不影響后續使用,請掃描上方二維碼,及時下載新版本。更優質的內容,更便捷的體驗,我們在“新重慶”等你!
看天下
[責任編輯: 李輝 ]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精彩視頻
版權聲明:
聯系方式:重慶華龍網集團有限公司 咨詢電話:60367951
①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授權華龍網,在互聯網上使用、發布、交流集團14報1刊的新聞信息。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慶日報報業集團任何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華龍網”或“來源:華龍網-重慶XX”。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華龍網”的作品,系由本網自行采編,版權屬華龍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華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③ 華龍網及其新重慶客戶端標明非華龍網的確定來源或未標注華龍網LOGO、名稱、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非原創作品。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華龍網聯系,聯系郵箱:cqnewszbs@163.com。
附:重慶日報報業集團14報1刊:重慶日報 重慶晚報 重慶晨報 重慶商報 時代信報 新女報 健康人報 重慶法制報 三峽都市報 巴渝都市報 武陵都市報 渝州服務導報 人居周報 都市熱報 今日重慶
在线视频 立足美利坚 juli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關閉